您的位置:主页 > 315投诉 >

手机看新闻

不等大风抓作风:“兰州蓝”究竟是什么蓝?

2017-06-01 22:29:44 作者:爱评网

  新年伊始,多地一再出现十面“霾”伏。但在各种令人焦虑的话题中,出现一个“兰州蓝”,招人艳羡、好奇,惹人怀疑、争议。

  “兰州蓝”究竟是个什么蓝?是管出来的、限出来的、吹出来的,还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后,从天上掉下来的?兰州大气治污与北京雾霾治理有没有可比性?兰州能,其他地方为什么不能?

  “兰州蓝”究竟是个什么蓝?

  20多年前,兰州就被称为“卫星看不到的城市”:重化工企业排排烟囱喷出的滚滚浓烟、千家万户煤炉冒出的灰烟和各个单位锅炉房涌出的黑烟,汇聚在这座河谷城市上空,久久不散,形成七八百米乃至一千多米厚的逆温层。兰州人形象地称其为“大锅盖”。  

  然而,经过最近三五年的重拳治理,大锅盖被揭掉了。兰州市傲娇地宣称,兰州打造出又一张新名片——“兰州蓝”。

  这究竟是个什么蓝?

  ——“兰州蓝”更多的是相对“黑兰州”而言,是品牌更是“还账”。

  兰州曾是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,20多年前兰州人也曾自嘲、焦虑:“太阳和月亮一个样,白天和晚上一个样,鼻孔和烟囱一个样。”

  最近几年兰州稳步退出全国十大空气重污染城市序列。2001年,按照相对宽松的“老标准”,兰州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只有119天。而按照更加严格的新标准,2016年兰州优良天数有243天。2013年至2015年冬,兰州呼吸道疾病就诊病例逐年同比下降27.3%、18.2%和7.5%。

  ——“兰州蓝”的实现也曾历经坎坷,它的实现表明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

  兰州治污曾困难重重,蹉跎不前。兰州是“一五”期间就重点布局的重化工城市,城市布局很不合理,经济发展水平低,对高耗能、高排放企业更“舍不得”。加上西北干旱地区和“两山夹一河”的地形,兰州沙尘不少刮风少。兰州也曾怨天怪地“等风来”,甚至“造过风”。为通风,兰州人曾在东郊挖山。在“发现山外有山”后,又有人鼓吹,除非在南北两山上架几个“巨无霸”的鼓风机对吹,否则“黑兰州”没治。

  虽然兰州空气污染与华北雾霾原因不同,机理迥异,但污染之重、治污之难、过程之坎坷,却不无相似。“‘兰州蓝’的实现表明,灰心比灰霾更可怕。只要撸起袖子加油干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兰州市环保局大气污染防治处处长武卫红说。

  洒出来的、吹出来的,还是管出来的?

  “兰州蓝”始终伴随着点赞、疼痛和争议。

  有人说,“兰州蓝”是洒水“洒出来”的,洒水仿佛成了兰州大气治污的LOGO,成了“蛮干”的隐喻。

  有人说,这几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企业减产减少了排放。还有人说,这几年兰州风多了,“兰州蓝”是吹出来的。

  有人说,“兰州蓝”是控煤“控出来”的,是网格化管理“网出来”的,大批企业出城入园“搬出来”的。

  兰州市则把“兰州办法”归结为7个词:减排、压煤、抑尘、控车、投入、严管、问效。不过,踏访兰州大气治污一线,走访那些为“兰州蓝”叫好、吃苦、承压、挨骂、忍疼的人,就会感到兰州办法更多的是兰州态度:不等大风抓作风。

  “政府管得是不是太宽了?”喊疼的人中,有国电集团兰州范坪热电厂总经理彭庆生。范坪热电厂曾是兰州排污大户。这几年,每天都有市工信委、质监局、环保局的8名干部24小时驻厂监督。他们不仅要管偷排超排,还要管企业“吃”什么煤、“吃”多少煤、排放多少。在如此严格的监管之下,虽然行业不景气,彭庆生还是咬咬牙筹集2亿多元用于环保技改,实现超低排放。

  “承压者”中,有兰州市环保局副局长邢力峰。他桌前摆着一个牌子,上面密密麻麻地标着近三年来兰州每天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行中的排名。他每小时都会下意识地看一下兰州每小时的全国排名,每天凌晨4点是前一天日排名发布时间,几乎每天4点他都要起来看一下再睡。

  大批的基层干部吃苦受累跑断腿。城关区东岗西路街道办的治污瞭望员余国琳从小就恐高,但她几乎每天中午都要爬上辖区一栋26层高的高楼楼顶,站在一把旧椅子上用望远镜瞭望有没有放烟花、炉子冒烟的现象。一旦发现异常,“地面”人员就出动劝止燃放烟花,或送一点就着、点着几乎不冒烟的“引火煤”上门。兰州市委市政府督查室七里河区督察组组长李录每天到处明察暗访,不仅挨过骂,还被围攻受过伤。


相关阅读:
“环保钦差”进驻北京 中央环保督

关于爱评网 | 广告服务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14-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